国画鉴赏:艺术最能体现人的性灵,画国画的洒脱年轻人!

  “现代社会需要传统文化,越现代越需要。”  文爽:生于1986年职业:自由画者  “把我的酒放在草场门桥下的秦淮河边,去了趟定淮门桥,回来酒还在,喝上两口,秦淮河成了我家,它的主人文爽。”2010年暮春,文爽在网络日志里写上了这么一句。  文爽说自己是南京城里的自由画者。20世纪30年代,朱自清先生游历南京时说:“逛南京像逛古董铺子,到处都有些时代侵蚀的痕迹。你可以揣摩,你可以凭吊,可以悠然遐想……”现代的南京城,在文爽的眼里,依然如是。  南京艺术学院毕业的文爽,在毕业以后选择了一条自己看来自由轻快的路:留在学校里,偶尔给学生上课,自己画画赚点钱。没有编制、没有保险、没有劳动合同,只有一支画笔和一叠宣纸。  文爽是从小学就开始学习画国画的,这门古老的艺术一直是最吸引孩子的热门课程,但能坚持的却少之又少。文爽的最早一波同学,几乎没有人和这门艺术再有联系。  本刊记者给了文爽一个选择题,现在你靠国画可以让自己:A.温饱线以下;B.和做其他工作的拿工资的同学差不多;C.成为了大款。  文爽选择了B,这也是大多和文爽一样的国画生的现状。在国画变成美术学院的一门专业以后,关于毕业后的职业规划的定律基本在一批又一批国画师生间口口相传:“毕业后一部分人选择当老师,或者自己开一个画室代课,一部分半路出家做设计,还有少数一部分选择了继续深造,读研究生、办画展,成为艺术家。”

  文爽坚持说画画只是他的爱好,他还爱运动,更爱电影,因为电影是综合艺术,当他画了11个钟头的国画以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晚上奖励自己看部电影。更大的奖励是旅行,他没有俗务在身,愿意走就走,带着扇子,扇子面是自己画的竹子。  中国画是以线存形的,是通过线勾出轮廓、质感、体积来。在中国画中无论对山水的破线或是衣服的纹线,都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线型,这些线巧妙地描绘着各种形象,怎么打理这些线条,就是一种艺术,只是忙乱年代里的现代人,大多没了这些闲情。  在文爽身上,依然可以看到一些现代人身上缺乏的古道热肠。有一回,在南京,他与睡在路边要饭的80岁老头,席地而坐交流半小时,引来人群围观,不少人10元、20元地慷慨帮助,他们和老头都称文爽是“兄弟”。  这样的故事时有发生,他称为是洒脱随性,例如独自深夜与秦淮河把盏相对,说“得意人生须尽欢!失落人生也要欢!”例如出去碰上一场雨,他觉得是快意之事。  文爽之所以洒脱是因为有宽容的父母,他们允许他为自己所爱而奋斗,还有一位名叫程沙的贤师。程沙是杭州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的老师,擅画花鸟工笔,他与文爽萍水相逢,却愿倾其所学,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倾囊相授,这件事让甫入画界的文爽对这个行业充满了好感。  文爽和程沙偶有书信来往,他们的书信依然是用毛笔加宣纸,写满后放在大信封里寄出,如同这个国家千百年前的人。文爽依然有些孤独,因为朋友里,志趣相同的同龄人不多了。

  “干一行,爱一行其实是很有道理的。”  陈艺甫: 生于1986年 职业:老师、老板,曾被中新社评为“中国青年百杰艺术家”  在大学的时候,陈艺甫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曾在图书馆的大厅里摆个人画展,每个大学里都有这样的家伙,他们要么是摇滚乐队的主唱、要么是篮球队的队长、要么是足球队的前锋,而陈艺甫则是容貌清瘦的学长,被形容为前途光明的年轻艺术家。尚未毕业的他,曾被中国新闻社评为“中国青年百杰艺术家”,弱冠之年,作品已被海内外人士收藏。  很多校友都以为陈艺甫是学国画专业毕业的,其实他的专业是平面设计。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理论中的两个术语:“计白当黑”和“虚实相生”,其中包含着许多东方禅理。  与秦淮河边的文爽用洒脱不羁的生活方式追求中国画的精气神不一样,陈艺甫的生活是在曲线中寻求对画作的突破:还是大学生的时候,他去一家大专院校当基础课教学外聘助教,教一群和自己年龄相同的大孩子,正当旁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儒雅先生的时候,他又转头在闹市开一家餐馆,让远庖厨的君子们大跌眼镜。毕业以后,陈艺甫放下了之前的荣耀,办了一家培训学校,正当家人以为他的生活步上正轨的时候,他又去了山东一家大型的美术教育培训连锁机构任教,并代理经营了两个湖南品牌连锁店。这意味着等于放弃原本在湖南所建立的很多人脉关系,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来……  在别人眼中,陈艺甫有着亦画师亦商人的双重身份,这也和他的妻子有关。他的妻子是大学同学,本来也是画国画的女文青,但成为陈太太以后,跟随他去到了山东,转型成料理店家事务的生意人兼家庭主妇,这让陈艺甫得以专心作画和指导弟子。  陈艺甫养成了晚上画画的习惯,有时会到很晚,但妻子从来都不厌烦,还经常和丈夫一起进行艺术探讨和批评。说到这,陈艺甫不免表示要“感谢她的理解和支持”。  可以说,毕业以后,甚至结婚以后,陈艺甫要面对的更多是生活的繁复,而不再是闲散而精彩的日子,但亦妻亦友的陈太太让这些日子锦上添花。陈艺甫笑言,夫妻之间偶有摩擦,但毕竟没有隔夜仇。他告诉本刊记者,喜欢现在的日子,弟子围绕身旁,学生升学成功,妻子甜蜜笑容,一切很轻松。  他努力养家,私下也出售一些好的画作,日子并不艰辛,与那些心无旁骛、苦行作画的人相比,他并没有失去什么,得到的反而更多。

  “我肯定会再画,或陶冶情操、或修身养性。但现在现实太不允许”  嬴茵:生于1988年职业:画报美编  “以形写神”是晋代画家顾恺之的一句名言,从而确立了中国艺术神高于形的美学观。这也让许多画者进入一个曲高和寡的怪圈,有人喜欢在作画之前洗手焚香,有人在画完一幅大作前,不愿意洗头发,也有人作画必听古曲。  可这些在嬴茵的生活里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这个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的姑娘有时会和她的新同事聊聊她的老同学,她说,他们都是一群闲散、没有心机的人。

  嬴茵在上海一家媒体做美编。她代表的是这样一类学生:中学时代成绩中等,有一定的艺术素养,为了考上不错的学校,抛开了文化课,半路步入了艺术生的行列。  嬴茵最难忘记的是去北京学画的日子,住在中央美院附近的地下室,迎着北风去画室里画连绵不绝的石膏模特,那时候,幸亏有一帮学美术的孩子互相扶持,她也渐渐习惯了那些散漫不羁的生活方式。  她母校的新校区就像一个巨大的农庄,一切按大学城征收改造前原样陈设:老宅内,鸡鸣犬吠;山坡上,山羊乱跑;梯田中,蔬菜满园。在这里,嬴茵和她的同学们常常散漫地过着日子,就如当年的“湖畔派诗人”。  而在市区的川美黄桷坪校区,则是一个市井的地方,有菜市场,有画廊,有策展人,也有棒棒,低成本的生活开支,催生了“黄漂”。黄漂指的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伊始,在四川美术学院所在地黄桷坪出现的一个新艺术创作群体。这些艺术家具备良好的专业素质,却几乎没有固定社会工作和收入,并顶着各种压力坚持“漂泊”在黄桷坪,执著地实践自己的艺术理想。  嬴茵曾经假设过另一种生活:假如继续走国画那条路,可能一辈子都是“黄漂”,现在艺术这条路,没有坚强的毅力是走不通的。当然,在毅力之外,还有些别的。  嬴茵的师兄,一个在大学期间就去香港开过个人画展的美术人,是川美学生里80后一代的领军人物,在川美这所以油画为主的学校,他却能靠充满东方审美情趣的中国画杀出了一条血路。  他曾一度是嬴茵的榜样,可也有一个现实的问题让他们之间的鸿沟无法逾越:这位师兄家里很有钱,也有能铺展得很开的关系网,而这些,是父母在上海当保安和超市收银员的嬴茵所没有的,她的大多数同学,也没有。  在采访文爽的时候,嬴茵的说法也得到证实。文爽的一部分同学进入了画院,公务员的待遇,一个月一年交点创作即可。按照文爽的说法,这条“由国家养着”的道路,要走上去,非常难。  无望走上这条道路的嬴茵,家境也不算宽裕,她的父母从农村出来,去了上海打工,男朋友则在江苏当消防员,于是她也选择去了上海。

  步入社会以后,嬴茵才发现,学校生活过于闲适,还没意识到毕业就业的严峻问题。她一度在浦东一家幼儿园当老师,因为并没有在校考取教师资格证,结果迟迟过不了试用期。在找第二份工作的时候,恰好碰到有一家画报招聘美术编辑,她觉得与自己的专业有所接近,于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态就入行了。  嬴茵的上班地点在一栋老洋楼里,不知道是法国人还是德国人留下的建筑,外面则是漫天的梧桐树。她告诉记者,她的一个老师混得还不错,开了个画室,想要她回学校帮忙,不过他是油画系的,而嬴茵还想再画国画。  嬴茵就要结婚了,而男朋友的消防员生涯还尚未结束,她还要在上海等待,尽管她的家人都在身边,可她对这座中国最繁华的城市说不上有多喜欢。  在节假日,如果不用加班,她一定闲在家里画画,然后一边想着在大学时的散漫生活。她说,以后肯定会让自己的孩子也学画国画。“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国画的纯粹仿佛能洗净人间铅华。”她说。  这是本刊记者采访所有人得到的共同答案。身在山东的陈艺甫答得很切实,他说让孩子学美术,是因为学习美术知识可以从小培养欣赏力和表现力,还能发展儿童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因为在今天充满竞争的社会里,只有创造性的人才才能获得发展的机遇。  而在南京的自由画者文爽,则直言现代社会需要传统文化,除了画大幅的山水画,他还走过许多路,教过100多个孩子,他对他们说:“艺术最能体现人的性灵,当官被人盯,出不了任何差错,经商可能失败,而为艺术一份耕耘一分收获。”  最近,他越来越推崇五代时期的那批无名氏的画作,那时候,北方诸雄相争,战乱不断。而南唐国建都金陵府,偏安江南,70多年境内没有发生大的战争。秦淮河两岸集市兴隆,经济繁荣伴随着文化的发达,诗词、书画都开一代之风。一时间,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嬴茵为化名)

  陈艺甫谈中国画收藏  1.要看其艺术价值,那就是一幅中国画作品向我们所传递的美学信息。而这种美的信息所体现的就是中国传统美学思想与笔墨精神。  2.要看中国画作品所体现的学术价值。学术价值应是在艺术价值基础上,中国画作品所展现出来的独特性,创作性和个性。  3.要看中国画作品的历史价值。对一件中国画作品而言能写进“历史”,是不可多得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